經理人廣告

屢戰屢敗!巨虧10億,市值狂跌九成,又一家樂視誕生了!

2019年06月17日 14:47

從外賣、打車到電商、共享單車,燒錢大戰成了不少互聯網新貴的制勝法寶,不難理解,低價策略可以讓企業快速獲取大量新用戶,還能在激烈廝殺的友商中脫穎而出。

然而,如果企業沒有穩定的造血能力,燒錢模式也可能指向另一種完全相反的結局:引火燒身,自取滅亡。

就拿深陷缺錢的漩渦的暴風集團來說,最近被媒體爆料,暴風TV的9名外地員工特地前來北京,討要半年以來的薪水,老員工紛紛撕破臉討伐老東家“無德無信,欠債不還!”,“拖欠半年工資無人性,還我血汗錢!”。

暴風TV為集團貢獻了將近八成的營業額,連主營業務部分都難以支撐,總集團怕是早就千瘡百孔、大廈將傾了!

員工鬧上熱搜不說,從2018年起,暴風就危機不斷,接連遭到重創:高管離職、市值連續暴跌、股東接連減持、投資方撤資、顧客投訴……

因此,盡管官方不斷對外澄清,卻始終堵不住媒體質疑和唱衰的聲音。

暴風的日子有多不好過呢?

2018年的凈利潤虧損竟然高達10.90億元,同比暴跌2077.65%。

巔峰時期,暴風的市值可曾高達408億元,而現在市值僅值24.22億元,暴跌了384億元!

巨額虧損的年報果然招來了深交所的問詢函,對方要求暴風作出回答:究竟什么原因導致大額虧損?現在面臨的具體經營困難是什么?

這也是無數股民和用戶心中的巨大謎團:曾經裝機必備的PC端視頻軟件暴風,到底經歷了什么?暴風又為何跌落神壇,一落千丈?

對此,暴風集團總裁馮鑫有著自己深刻的反思:“上市公司沒有融資和并購,對于債券融資和股權融資的認識不對,以及我們在業務布局上也有貪婪。”

也就是說,最大的問題是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最大的錯誤是業務上盲目擴張。而后者進一步加重資金緊缺的程度。

這一切還要從暴風集團上市說起。

2015年暴風集團在創業板上市時,股價一路從發行價狂飆到每股327元,市值近400億元,在短短兩個月以內,股價翻了41倍,僅在暴風集團內部,就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和66個百萬富翁,被網友稱為“妖股”。

雖然馮鑫不喜歡,但也不得不承認,沒有別的詞來形容虛高的股價。

妖股一詞,意味著暴風的業績和實力支撐不了如此高走勢的股價,確實如此,2015的暴風市場滲透率位居全行業第五,遠被愛奇藝、優酷和騰訊視頻甩在了身后,僅位列行業第二梯隊。

但依靠早年積累的忠實用戶,暴風已經可以通過廣告收入實現穩定的盈利了。和其他三家燒錢爭版權的視頻網站相比,日子不要太滋潤。

但馮鑫深知,依靠廣告這一單一的盈利模式,存在致命的缺陷。于是,他頻繁擴大業務布局,對外喊出DT大娛樂戰略的口號,大力進軍VR、AR、影視、020、游戲、電商、體育和硬件等多個風口。為了顯示一番豪情壯志,他還將暴風科技(300431)更名為暴風集團。

還未在市場站穩腳跟,就多元化擴張的暴風,其實早就為未來埋下了隱患。

VR、AR等概念雖然在資本市場炒得火熱,但研發這些領域的企業,海內外尚無一家實現盈利,雖然是面向未來的行業,但很難打開消費市場。

加上暴風缺乏技術基礎和行業經驗,暴風研發的VR眼鏡頻頻引發用戶吐槽,不到半年,VR眼鏡就虧損了1800億元。

另一方面,為了完善全球DT大娛樂戰略布局,暴風集團還曾以31.05億元的大手筆收購甘普科技100%股權、稻草熊影業60%股權、立動科技100%股權,這些公司無一例外是以溢價幾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增值率被收購。

然而,這一收購計劃被證監會以收購標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較大不確定性為理由拒絕。

三大視頻網站早已依靠內容優勢站穩市場,而暴風還在沉迷于追趕風口,原本口碑不錯的暴風影音一直停留在單純的播放器的水平,漸漸被競爭對手碾壓,消費者遺忘。

大手筆的多元化擴張,不僅沒能創建新的盈利模式,反而讓暴風失去了安身立命的輸血項目。燒錢燒出的規模是很宏偉,可是如果沒有燒出價值,最后只會留下一片泡沫!

AR、VR項目相繼落敗,暴風TV的虧損更是難以想象。

暴風入局時,互聯網電視已是一片紅海,廠商競爭早已進入白熱化,各大品牌普遍通過低價獲取用戶。

為了搶占市場,暴風陰影也選擇降價,而且是遠遠低于成本價,2016年暴風銷售商品的毛利率僅為-15.29%,相當于每賣出一臺電視要虧損300到400元。

大打價格戰為暴風帶了喜人的業績。

2016年暴風TV就成為天貓雙11電視品類銷冠,被稱為當年最大黑馬;2017年,暴風集團又宣布暴風TV在雙11期間取得人工智能電視品類銷量第一名。

當時暴風TV的CEO劉耀平曾經樂觀的估計,補貼會持續兩到三年,并堅信,五年之后凈收入肯定超過百億元,五年后肯定要實現盈利。

然而,暴風TV的商品毛利率卻年年走低,到了2018年,暴風TV毛利率已經跌到了-31.97%。

就連暴風TV曾計劃三年內實現1000萬臺的電視銷量,也只賣出了235萬臺。

不僅越賣越虧,暴風的線下渠道成本和生產成本還遠高于競爭者。

截止2018年暴風集團已經建成國內22個大區約7000家線下零售店,然而由于銷量一般,工資、運費、物流費、售后服務費用又居高不下,22個大區平均虧損高達25%。

而且暴風TV沒有自己的生產線,代工廠每生產一臺暴風TV,都要收取百余元的代工費。相比其他有自己生產線的品牌,成本要高得多。原本就不具備巨頭實力的暴風,更是經不起巨虧的長期損耗。

更不幸的是,垂死掙扎的暴風TV還迎來了嚴峻的行業形勢。

2017年,中國彩電市場明顯下滑,明顯的變化是銷量下滑和盈利不佳,中國彩電銷量為4752萬臺,下降6.6%,同比降幅達到了過去15年中的最低點。

互聯網品牌的市場份額為13%,較上年下降6個百分點;2017年互聯網品牌的新品數量也同比下降11%。

傳統彩電領域的海信電器(600060)開始轉型顯示企業,而TCL多媒體選擇了擴軍電子業務,不再單純以電視為主業。

樂視事件的爆發加速了行業的蕭條,互聯網電視行業普遍融資困難,本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暴風集團,在投資者撤資,資金鏈斷鏈的困境上,可以說難以生存。

互聯網企業成長的速度越來越快,從瑞幸咖啡到拼多多、滴滴,無一例外在短短幾年內走向上市敲鐘的高光時刻。

這給很多人一種錯覺,誰燒的錢多,誰就能更快一步獲取用戶,更快一步融到資金,然而,大打價格戰犧牲的不僅是企業的利益,更會消磨企業鉆研業務的初心。越是急于求成,好大喜功,追求短期利益,離成功越遠,離潰敗越近。

BAT敢玩燒錢模式,源于骨子深厚的根基和雄厚的資本;拼多多敢玩燒錢模式,花費巨額營銷費用…

確實!豐厚廣告收入給的底氣,小米敢玩燒錢模式,有大家電大生態布局的穩定盈利能力作支撐。何況人家大手筆歸大手筆,營銷歸營銷,主營業務也絕對能獨當一面!

而暴風各方面實力都一般,卻打法冒進,一路燒錢,也難怪會步樂視的后塵了!

  本文來源: 投資家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li
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本平臺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僅供讀者參考,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您與我們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
? 关于香港六合彩的网站